「你好,可以和妳作朋友嗎?」那些曾經的日本朋友

mahoutukairuru01

學習語言的最快捷徑,想必就是交一個以該語言為母語的朋友吧!原以為我到了日本會認識很多日本朋友,但實際上到日本後發現其實並沒有想像中的容易。尤其是日本人比較注重個人空間與隱私,如果過於熱情也許會讓他們備感困擾。加上日本人特有的曖昧文化,也常讓我會有設限,深怕其實他們是口是心非。雖然我還正在了解他們,但今天想就這個主題和大家分享目前結交日本朋友的感想。

透過網路真的能交到真心朋友嗎

koukannikki1

在台灣的時候,因為苦於日文會話沒有什麼練習的機會,加上環境的關係真的很難有和日本人交流的機會。因此當時的我跟其他日文班同學一樣,試著在某台日交流的網站試著找日本朋友。

先是在網站上簡單地介紹自己並留下聯絡方式,果真不到幾天來自日本的mail就一封封地寄到信箱。但後來發現當中大概有9成以上都是男性,年齡從20~50之間都有。雖然這沒有什麼關係,不過在互相通信幾次後發現他們會寄信來的目的通常只有一個:「短期要來台灣玩,所以想找一個可以帶他們玩台灣的伴遊。」當時的我覺得這沒什麼,因為這也許是一個國際交流的好機會,若是找朋友一起出遊應該也無所謂。但大多數的人聽到我人在台中而不是他們要去的台北後就不太聯絡了。(笑)

為愛犧牲奉獻的長崎女孩

kabe2_k

有了幾次經驗後,我在自我介紹中加上那麼一段:「如果是差不多年紀的女孩,歡迎妳們來信喔!」我真的很想要無話不談的日本女生朋友啊~!沒多久,我的信箱裡果真有一封來自長崎女孩寫的信。

當時24歲的長崎女孩因為日本男友在台灣工作因而想多認識台灣、了解台灣。平常的她在連鎖賣場工作,辛苦工作的動力就是為了存到機票錢,飛到台北找男友。在一來一往的通信過程中,雖然常透露出對於遠距離的不安,但卻還是從文字間能感受到她對日本男友的執著與愛,也因為我們都是女生所以可以聊的內容與話題就不再僅有:「台灣日本有什麼好吃好玩」之類的普通話題。(笑)

就在幾次的通信後,長崎女孩想趁飛來台灣找男友時,一起跟男友到台中找我玩。當時的我聽到非常興奮,雖然自己的日文能力還是不太好,但還是很想讓她們更喜歡台灣。在見面之前,我就努力地想如何在短短一天內做好伴遊,先問他們想吃什麼?想去哪裡?說什麼都想讓她們感受到台灣的熱情與台中的好。

預定行程:春水堂(午餐)- 勤美綠園道 – 美村點頭冰 – 逢甲夜市(晚餐、逛街)

見面的那天終於來了。我們約在「台中站」。因為女孩沒有手機電話也沒有網路,所以只能直接約地點(高鐵台中站)與時間碰面。媽媽陪著我當他們的伴遊,想說這樣開車會比較方便行動。當時間一分一秒地接近,卻看不到他們。後來過了許久,一通陌生電話響起,原來是他們跑到台中火車站去了⋯。但因為烏日高鐵站與台中火車站有一段距離,所以我們改約在兩者的中間點「大慶車站」。離預定相見時間大概過了兩小時左右後,終於看到長崎女孩與其男友。

和媽媽帶著他們到春水堂,點了蘿蔔糕、米血豆干、珍奶招待。也許是天氣熱或是日本人天生胃口小,他們吃沒幾口就喊飽。之後,我們到美術館綠園道走走,長崎男友看到眼前一片綠林說:「台北都不像這裡一樣,骯髒又討厭!天氣也總是濕悶地讓人感到不舒服。」聽到這句話,讓我第一次知道原來他不是那麼喜歡自己工作的地方?

媽媽先是帶我們到便利商店,讓我幫他們買回台北的票。之後載我們到綠園道後就先離開了,其餘的時間變成我帶著他們倆逛逛。

逛街的時候,我會刻意地走在他們前或後,就是想讓思念男友多時的長崎女孩可以多那麼點時間和男友相處。(聽她說就算飛來找男友也只是在男友的房間傻傻待著,等男友下班。)但男友卻一直過來跟我說女友聽不懂的中文,像是「你幾歲啊?」「我是日本人」⋯等等之類的簡單中文,讓我猜想可能平常他沒什麼機會練中文?(某些時候,餘光中會看到長崎女孩因為男友的舉動顯得不太開心的表情。而當下的我也覺得蠻尷尬的。)

印象最深刻的是,經過一個精品手錶櫃,男友開玩笑地跟女友說:「誒誒,妳買這個給我啦」『為什麼不是你買給我啊?』「因為我沒有錢啊!妳比較有錢。」(聽到這樣的對話,讓我有點傻眼。女孩為了你好幾次飛過來的機票錢可是她努力加班賺來的呢。)

尷尬地逛完街後,我們走到美村路上的點頭冰吃日本人來台都很想吃的剉冰。他們果真邊吃邊點頭,但長崎男友吃完冰的下一個舉動竟然是馬上趴下來睡覺!?長崎女孩心疼地摸摸他的頭,跟我說男友今早凌晨5點才下班,搭著早班的火車和她一起來台中。(這男友到底是做什麼樣的工作啊?)「像業務性質的那種工作」長崎男友給了我一個這樣的回答。

原本我們打算先送男友回台北,晚上逛逢甲夜市,來個女孩間的約會。女孩曾經告訴我她好想在台灣逛街,因為每次到台北都只是待在男友宿舍,不敢亂跑。女孩曾經告訴我,她覺得台灣的衣服好看又便宜,很想有一個台灣朋友跟他一起逛街。因為這樣的討論與話題我們通信的時候說過很多次,所以我一直以為我們都有很多想像與期待。

吃完冰後我們便到公車站等車,準備前往逢甲與送男友搭高鐵接駁車。女孩這時支支吾吾地說:「回台北的票時間可以改嗎⋯,我不想逛街了,我想跟男友提早回台北讓他休息。」當時,我的反應異常冷靜『喔!我知道了。但是不知道白天買的票能不能改時間。』看了一天長崎女孩與男友的互動,可以了解女孩的愛比男友多出太多太多。(心想:就算女孩留下來和我逛街,也不會如想像中地那樣快樂吧。)

因為改時必須親自提前前往高鐵站,所以我又得麻煩媽媽載我們。之後就像在跟時間賽跑似地趕去高鐵站,幫他們處理退換票的問題,接著揮揮手跟他們說再見。(這時的我就像傳說中的某些日本人,心裏想的是「下次應該不會再見了」。)也在心中默默希望長崎女孩可以多愛自己一點。

那天,媽媽當了一天奔波的司機,讓我滿心愧疚。也讓我對於「國際交流」的幻想破滅。難道以這樣的方式交到的異國朋友皆是如此?還是純屬個例?我能有機會能遇到真心的日本朋友嗎?那一天,帶著滿心的疑問與愧疚回家。


多年後,我和媽媽到長崎旅遊,又想起了曾經有那麼一位來自長崎的朋友。

以上僅為個人真實際遇與心得,純供參考。

 

「相關文章」

日本留學雜談#7 主婦魂完全燃燒!窮留學生如何省錢

日本留學雜談#6 國際文化體驗「合宿生活」

日本留學雜談#5 原來各國約會文化是這樣子的⋯

日本留學雜談#4 課堂間的小故事:我要把台灣發揚光大!

日本留學雜談 #3 期待已久的開學日

日本留學雜談 #2 開學前的那些這些

日本留學雜談 #1 終於到日本留學了!

info-akane600
►FACE BOOK粉絲專頁:小眼看世界*大口吃美食
FB粉絲專頁

 



►FB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akane77
FB粉絲專頁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